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我从来不怕走得更远
因为真理在远方
-------欧阳毅
“沧浪之水”博客作品,版权所有。欢迎转载、收藏或复制本博客作品,提请注明作品来源;出版印刷原创作品,请不必与本人联系。特此声明。

正文 更多文章

普希金的《致凯恩》赏析

       普希金的《致凯恩》赏析

 

           欧阳毅

 

                      

一、俄文【原文】:
  К... (Керн)
  Я помню чудное мгновенье:
  Передо мной явилась ты,
  Как мимолетное виденье,
  Как гений чистой красоты.
  
  В томленьях грусти безнадежной
  В тревогах шумной суеты,
  Звучал мне долго голос нежный,
  И снились милые черты.
  
  Шли годы. Бурь порыв мятежной
  Рассеял прежние мечты,
  И я забыл твой голос нежный,
  Твои небесные черты.
  
  В глуши, во мраке заточенья
  Тянулись тихо дни мои
  Без божества, без вдохновенья,
  Без слез, без жизни,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е настало пробужденье:
  И вот опять явилась ты,
  Как мимолетное виденье,
  Как гений чистой красоты.
  
  И сердце бьется в упоенье,
  И для него воскресли вновь
  И божество, и вдохновенье,
  И жизнь, и слезы, и любовь.
  
  二、【英译】:
  To... (Kern)
  I still recall the wondrous moment
  When you appeared before my eyes,
  Just like a fleeting apparition,
  Just like pure beauty’s distillation.
  
  When’er I languished in the throes of hopeless grief
  Amid the troubles of life’s vanity,
  Your sweet voice lingered on in me,
  Your dear face came to me in dreams.
  
  Years passed. The raging, gusty storms
  Dispersed my former reveries,
  And I forgot your tender voice,
  Your features so divine.
  
  In exile, in confinement’s gloom,
  My uneventful days wore on,
  Bereft of awe and inspiration
  Bereft of tears, of life, of love.
  
  My soul awakened once again:
  And once again you came to me,
  Just like a fleeting apparition
  Just like pure beauty’s distillation.
  
  My heart again resounds in rapture,
  Within it once again arise
  Feelings of awe and inspiration,
  Of life itself, of tears, and love.
  
  
  三、【汉译】:
  致凯恩——普希金(1825年)

(戈宝权新译)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
  你就在我的眼前降临,
  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
  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我为绝望的悲痛所折磨,
  我因纷乱的忙碌而不安,
  一个温柔的声音总响在耳边,
  妩媚的身影总在我梦中盘旋。
  
  岁月流逝。一阵阵迷离的冲动
  象风暴把往日的幻想吹散,
  我忘却了你那温柔的声音,
  也忘却了你天仙般的容颜。
  
  在荒凉的乡间,在囚禁的黑暗中,
  我的时光在静静地延伸,
  没有崇敬的神明,没有灵感,
  没有泪水,没有生命,没有爱情。
  
  我的心终于重又觉醒,
  你又在我眼前降临,
  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
  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心儿在狂喜中萌动,
  一切又为它萌生:
  有崇敬的神明,有灵感,
  有泪水,有生命、也有爱情。

四、致凯恩 -- 普希金(1825年)

 戈宝权旧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那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过去了

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 

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神经 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 没有生命 也没有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在狂喜地跳跃
心中的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经 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 有了眼泪 也有了爱情

 

想起了大学时代,那些狂背普希金汪国真席慕容诗歌的日子。复制磁带,手抄诗歌,先选择短小的,再一首首地背诵。追寻着他们的每一首诗,语言不再是障碍。有关泪水,生命和爱情,也只是昙花一现,那一天背的是《致凯恩》。最能打动人的,往往是写给自己心仪的女孩的诗歌。曾经的那个瞬间,心是否会再度萌动?狂喜中又肃然起敬,有灵感,有泪水,有生命,也有爱情……现在把它传上来以飨读者。

别林斯基说,普希金是“第一个偷到维纳斯腰带的俄国诗人”。凯恩是普希金的一位女友,1819年春天,他们在彼得堡奥兰宁德家里第一次会面。凯恩19岁,已经嫁给52岁的将军。她出众惊人的美丽给诗人普希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

这首诗歌是情诗的典范之作,是普希金写得最美的一首。别林斯基说:“凯恩对他来说,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形象,是纯洁之美的精灵”,她在爱的世界里,像水晶透明,像白雪洁白,使来自天国圣洁的公主。

诗歌的前三节回忆他们的相见。这里“首因效应”起了作用,再写相识后的爱情萦绕,耳边听到梦中浮现,皆是因为诗人的狂慕的激情,也间接暗示了现实生活的严酷,诗人曾经参与了12月革命党人反对专制政体的斗争,所以写到了“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还有你那天仙似的的面影.

诗歌的最后三节写得是现实。刚刚被解除了流放的生活的诗人,又被软禁在在穷乡僻壤,怎不感到孤苦不堪。这个时候,凯恩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下子唤起了旧情,爱情苏醒了,他的心在狂喜地跳动。一切失而复得,再次有了爱的力量源泉,心灵感到充实了,写诗有了灵感了,生命放出了灿烂的火花。

在这里我选择了几个版本的翻译,供大家遴选参考。我比较喜欢戈宝权的旧译。

 


 


分享到:

上一篇:《猎爱》赏析

下一篇:保留一颗童心和幼稚

评论 (10条) 发表评论

  • 暗夜精灵 (游客) : 我是华师俄语的哦 呵呵~真巧~ 我也很喜欢这首诗!!

    2009-04-13 22:55

  • 11 (游客) : 博主是华师俄语系毕业的吗?

    2008-12-31 22:48

  • 欧阳毅
    欧阳毅 : 也许以讹传讹了,谢谢你的求实、认真精神。

    2008-03-20 16:17

  • 小马 (游客) : 第一个中文译本不是戈宝权的新译,译者是乌兰汗,也就是高莽。第二个译本才是戈宝权先生的翻译. 请再次查对

    2008-03-19 11:50

  • 123 (游客) : 写的不错哦

    2008-03-15 12:07

发表评论
验证码